體會人生起伏 劉希曄「做好自己」大步向前

劉希曄

文/轉轉

「劉希曄」是爸爸媽媽結婚十年才盼來的孩子,因此將「稀」去掉禾字邊,代表著稀有珍貴,「曄」則是劉希曄的生日,同時也是國慶日,日與華湊對成了「曄」,「劉希曄」三個字富含了家人的期望與祝福。

從小劉希曄就十分愛打球,看著電視上熱血奔騰的HBL,讓他興起了籃球夢,「我那時候就想說怎麼可以有讀書又可以打球,還可以上電視,所以我就覺得一定要走專業訓練的學校。」有了這個想法後,媽媽上網幫忙物色學校,找到了台南的中山國中,當時的金甌小隊,另外在一次因緣際會知道了永仁國中,一家人開車到永仁國中及中山國中準備觀摩面試,有趣的是劉希曄去完永仁後,便決定加入永仁,開啟他的籃球路。

劉希曄
劉希曄是家中獨生女,送他去永仁就讀時爸爸還忍不住留下眼淚。(劉希曄提供)

藝不高可以練 人大膽才有機會

即使沒有受過正規訓練,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劉希曄自告奮勇上場的膽識,讓他受到時超傑教練的賞識,國一就被拉到大隊練球,且幫助永仁達成三連霸。國中畢業後,劉希曄升上了中華電信體系的海山,當時海山高中高一到高三總共只收12人,也讓希曄感受到甲組幼隊無形的壓力,海山三年走的起起伏伏,高一拿下冠軍,高二在四強賽卻爆冷輸給陽明,劉希曄整整哭了一個禮拜,高三的她雖然仍沒拿下冠軍,卻學會調適心情面對挫折,「成功不是這麼容易的」他說。

劉希曄
高中時期的劉希曄。(劉希曄提供)

學會面對挫折 雙重身分陷低潮

上了大學,劉希曄頂著雙重身分,在師大與中華電信兩個賽場奔波,大一的他,受到教練的賞識,兩個賽場都有相當大的發揮。然而,接下來在WSBL賽場的三年,卻是劉希曄最低潮最痛苦的時期,面臨上場時間逐年下降,劉希曄開始自我懷疑,「那段時間其實很想放棄,會懷疑自己到底適不適合打籃球。」大四畢業那年,與中華電信的合約到期,考上師大研究所的他給了自己兩條路,一是不繼續打球,好好走教職,另外一條就是換個環境,再給自己一次機會。回想起過去多年的努力和家人的無條件支持,劉希曄選擇了第二條路,和台元簽下合約,找到自己的一片天,不只拿下WSBL得分后,也在去年賽季達成生涯1000分的里程碑。

劉希曄
師大時期在UBA戰場上戰果豐碩。(劉希曄提供)

把握國手機會 證明自己拿最佳五人

今年中華白教練錢薇娟將劉希曄納入麾下,瓊斯盃第一場對上韓國時,整隊的狀況並不理想,然錢姊一席話立刻點醒劉希曄,「劉希曄,最後一節了你要睡到甚麼時候?」這句話有如醍醐灌頂,劉希曄終於甦醒在第四節砍下13分,「錢姊這句話讓我瓊斯盃接下來都on fire」,最後更入選最佳五人。第一次給錢姊帶的劉希曄,最深刻的就是感受到錢姊的激情與熱情,辛苦的訓練過程更是讓劉希曄直呼吃不消,還瘦了三公斤。瓊斯盃隔天,中華白馬不停蹄就飛到韓國移地訓練,進行六天八場球賽的高強度比賽,每場比賽除了體會到「客場」的壓力,適應裁判尺度也是一大課題。

堅強的後盾 扮演心靈導師的教練與家人

艱苦的籃球路上,在每個階段都有重要的人指引著自己,第一位就是劉希曄的啟蒙教練,也是永仁的教練時超傑,將近四個小時的練球時間,教練總會穿插著人生的大道理,「教練不在意輸贏,他只在意在場上的我們有沒有拚盡全力。」小時候的劉希曄總不以為意,長大才發現那幾句話卻成為刻骨銘心的準則,「如果當時沒有耳提面命,可能遇到挫折會很茫然。」一直到現在,即便已經從永仁畢業許多年,時超傑教練和師母仍是他面對挫折時的心靈導師,「每次跟時教練講完電話都會好像明白了什麼事情,師母也會傳經文開導我」。

劉希曄
劉希曄真情流露與大家分享心路歷程。

籃球這條路,家人是劉希曄最強大的後盾,低潮時期家人總是給他最溫暖的鼓勵,曾經想要放棄時,媽媽的一句:「舞台站久了就是你的。」讓劉希曄再次抬頭挺胸往夢想邁進;爸爸的一句:「爸爸現在已經沒有電視好看的,唯一能看的就是你打球。」讓劉希曄更有動力在球場上展現自己。「打好自己的球,做好自己的事」是劉希曄不斷告訴自己的一句話,不要因為別人的眼光而辜負自己與家人,因為對劉希曄來說,打球不只為了自己,更是為了回報家人的支持。

劉希曄媽媽
媽媽準備希曄從小到大的照片,並上台分享小趣事。
劉希曄運動女聲
劉希曄
運動女聲Her Voice當天劉希曄送出自己在瓊斯盃的簽名球衣。

延伸閱讀: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 歡迎透過媒體小農給我們支持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