籃球作為一種修煉 郭佳紋

郭佳紋

來自台東新生國小的郭佳紋,小學四年級就被「歐妮」李亨淑教練發掘,從此開啟了他的籃球之路。

今年是郭佳紋在WSBL台電女籃的第三季,其實大學畢業後郭佳紋沒有直接投入WSBL,反而留在佛光大學當管理,從在場上練球的球員變成看著球員練球的管理,雖然是一份不錯的工作,但有籃球魂的佳紋,心中總是空空的,「每天生活乏味,好像沒什麼特別的事情可以做」。大學念傳播系的他,大四畢業製作還拍了一部紀錄片「投入」,內容記錄著佛光大學女籃103學年度UBA的點滴,他也曾考慮要到媒體相關產業工作,但到頭來還是回到了籃球場上。

郭佳紋

回歸最愛的籃球

「籃球還是我最喜歡的事情,是我可以找到成就感的事情」,WSBL菜鳥年郭佳紋上場毫無懼色,曾經有單場5記三分球獨得21分的紀錄,當時的教練「錢姊」錢薇娟說他是「比賽型球員」,他的加入也為台電注入了新活力。

郭佳紋持續進步,如果能一路成長必定是台電的關鍵人物,然而考驗就此降臨。第二年的WSBL,開賽前一個禮拜佳紋傷了腰,只能坐在板凳上替大家加油,「其實我那時候狀況調整的最好,但是就受傷了,覺得自己很沒貢獻」。屋漏偏逢連夜雨,又碰上台電的莫名低潮,開季七連敗的陰霾籠罩球隊。

魏于淳
學姊魏于淳和郭佳紋是正能量代表

雖然不能在場上努力,佳紋還是不斷鼓勵隊友,好友兼室友「小魏」魏于淳當時還在台電,他們總是擔任啦啦隊的角色,練球時站出來精神喊話。長時間正面積極難免會有「心很累」的時候,郭佳紋笑說:「那時候我們回到房間,都一直開玩笑說不要打了啦,但是一練球就還是跟大家說我們可以的,要相信自己」。魏于淳是他在普門高中的學姊,雖然沒有同個大學,兩人還是「一路糾纏」到了台電成了室友。今年小魏又回到WCBA,隊上少了人稱「煩人精」的魏于淳,郭佳紋坦言「有點想他,他都不回訊息欸」。

做自己的心靈導師

上一季郭佳紋幾乎做了整季板凳,球隊戰績不佳想有所貢獻,卻只能坐在場下,心裡的焦急可想而知。雖然如此,郭佳紋總是笑笑的,你看不出來他心中的煎熬,然而之所以能夠開朗,是因為他有著強大的心理素質,「大部分我要靠自己走出來,我一直告訴自己低潮已經過了。」,不斷與自己心靈對話,將自己解放出來。

這不代表球隊的人沒有給他鼓勵,只是這種心理的層面的煎熬,很多時候得靠自己踏出那一步,別人都幫不了你,這也是佳紋踏入WSBL後體認到的不同。「進了甲組壓力當然更大,心態要更加成熟,不能夠輕易的洩氣,更要靠自己」,其實到了WSBL就像學生出了社會,球場和社會一樣,同樣現實,想要比別人更厲害就要又更強韌的心理素質。

經歷過低潮再重生,郭佳紋今年夏天代表臺灣參加在蒙古的亞洲盃3×3,雖然未能得名,卻也學到許多。再過幾天WSBL就要開打,或許你會看到不一樣的他,又或許,你看他的角度已經不一樣了。

郭佳紋

延伸閱讀: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 歡迎透過媒體小農給我們支持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