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re to dream我還有夢-彭曉彤

彭曉彤

Dare to dream big, dare to fail.

如果前幾個月你在台北車站附近的托福補習班看到一個高高的、綁馬尾、穿著紫紅色Nike外套的女生,不用懷疑那真的可能是彭曉彤,那個拿過HBL決賽MVP、抄截后、助攻后、U18國手、中華白國手,那個淡水商工畢業的彭曉彤。

儘管有這麼多豐功偉業,但在彭曉彤決定要去美國挑戰的那一刻,一切都必須歸零,儘管後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,她沒去成美國,但是她經歷的這些或許都值得借鏡。

 

夢想?我連做夢都不敢想

彭曉彤拿下HBL冠軍賽MVP那天,我們看到斗大的標題:「從新人后到MVP 乙組出身彭曉彤:沒有不可能的事」,雖然乙組出身但彭曉彤早已證明她的身手不僅能站穩甲組,還能站上頂峰。

然而萬萬沒想到,命運給她的考驗來得那麼快,2016佛光盃時因為適逢亞大籃,陣中學姊大多數都入選國手,因此不能參加佛光盃。那時她根本還沒有入學,是高三升大一的暑假,但她卻在佛光盃大放異彩,吸引參賽隊伍美國浸信會大學教練的目光,答應要提供獎學金,邀請彭曉彤過去打球。

「我連做夢都不敢想可能去美國打球」彭曉彤說,雖然後來因為一些原因沒能去成,但「美國夢」卻已經在她心裡萌芽。

彭曉彤是一位很有想法的人,同時是位非常有企圖心的球員。從乙組跳到冠軍強權淡水商工,她知道如果和別人練同樣份量是不可能追上對方,「要變得更厲害就要多練,多練就是自己賺到」,她知道自己應該要做什麼、該做什麼,最重要的是能夠真的做到。

彭曉彤
2016的佛光盃開啟了彭曉彤的美國夢

正式尋夢

雖然沒能去成浸信會大學,但他不放棄,透過管道彭曉彤找到了去美國的機會,因為怕多打一年UBA會影響美國大學出賽紀錄,因此2017的夏天她正式從文化大學休學,開始了「學習之旅」,這趟學習之旅學的不是在籃球場上,而是在生活中。

離開了萬事都有人安排好、從不用擔心食衣住行的球隊,彭曉彤開始自己打理事情。舉凡學校成績單申請、剪輯Highlight、找英文補習班、報名托福、搞清楚NCAA的規定、辦休學、維持體能等,以前都有人辦妥的大小事情,當你是孤身一人回到這個社會時,你必須自己搞定,因為這就是社會的規則。

彭曉彤
彭曉彤曾入選世大運培訓隊

最令人頭疼的莫過於「英文」,這也是許多球員想要旅外的最大障礙,彭曉彤現在回想那段時光還心有餘悸,「每天念英文,背托福單字我都快要瘋了,很可怕」,那時候她每天都在補習,有時候是一整天、有時半天,有時候文法、有時候作文、有時候聽力,笑說自己「很久沒念書」,英文可以說幾乎是從零開始,她要面對的是潟湖(lagoon)、大陸棚(shelf)、文藝復興(Renaissance)這類有時候連用中文都解釋不清楚的單字。她開始找人用英文對話,找英文好的朋友每天講15分鐘英文,日常生活盡量用英文,努力達成美國大學的入學標準。

準備出國這段時間,球技、體能也不能荒廢,但以她的情況要在女籃一起練球不太容易,於是她到了ABL球隊寶島夢想家隊一同訓練,「他們都很照顧我,到現在還關心我的情況」,彭曉彤開始跟著他們投入早上的體能訓練,跟著一起做重量訓練,還曾出現在黑人陳建州的直播影片中。

彭曉彤
彭曉彤勇敢追夢 dare to dream

夢想中斷 為了奶奶勇敢

旅外挑戰夢想不是輕而易舉,不僅要球技好,更要天時、地利、人合。預計12月初就要考托福,隨著可能出國的時間越來越近,彭曉彤的父母擔心與日俱增,「他們擔心我在那邊人生地不熟,會生活得不好」,為人父母對未知的煩惱她都能理解,但對於夢想的渴望讓彭曉彤天人交戰。

在這緊要關頭最愛的奶奶突然生病了,「她希望我留在臺灣,不希望我跑到那麼遠的地方」。從小就跟奶奶感情好的彭曉彤,連球衣號碼5號都是為了奶奶而選,「原本國中的時候有4號跟5號可以選,我想老年人家應該會不太喜歡4號,為了要讓奶奶聽到的時候很開心,就選了5號」。奶奶生病了,彭曉彤毅然決然回苗栗陪著她,雖然近日老人家仍不敵病魔,但在那最後的日子有著孫女的陪伴,總算是一種安慰。

彭曉彤
彭曉彤穿著五號球衣和最愛的奶奶合照

我還有夢

因為休學所以直接投入WSBL,今年11月開始她和台元女籃一起訓練,「還不能完全適應,但有慢慢越來越好」,19歲的她是整個聯盟最年輕的球員,因緣際會下成為UBA和WSBL切割後少數直接投入WSBL球員。

彭曉彤一直視同為苗栗三義人的彭詩晴為偶像,她的夢想就是像他一樣出國打球,「不只是美國,我的目標還是想要出國挑戰,現在就是要訓練我的籃球技巧和英文」,她說。剛進WSBL覺得自己需要加強的實在很多,「不過佩真姊、憶蓮姊、君儀姊和阿峰姊他們都很願意教我,傳承他們的經驗,很感謝他們」。

過去被叮嚀要要好好的學英文,卻面臨書到用時方恨少,甚至成為夢想路上的絆腳石,彭曉彤說:「英文真的很重要,英文一定要顧好,不管怎麼樣加減都要念書」,她的情況也反映出臺灣HBL必須更加重視學生球員的課業,落實學生運動員的觀念。

「現在我還是有每天接觸英文,語言真的很重要」,夢想的路上跪著都要走完,儘管過程困難重重,但不嘗試就永遠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,「我還沒有放棄我的夢想」,這位19歲的運動員這樣說。

延伸閱讀: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 歡迎透過媒體小農給我們支持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