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WSBL】旅日四年回到最熟悉的地方 游乙文投入選秀好緊張

游乙文

103學年度淡水商工以14連勝之姿,在冠軍賽擊敗尋求三連霸的永仁高中,風光拿下球隊第8座冠軍。當年的高三主力游乙文、徐玉蓮、郭宜婷和陳鐸云都是一時之選,畢業後冠軍賽MVP徐玉蓮續留文化,郭宜婷和陳鐸云在他校畢業,而游乙文則遠赴日本拓殖大學就讀。時過多年,游乙文回台重啟籃球路,預備投入今年的WSBL選秀。

去日本是個偶然,從進石牌國中起,游乙文總把文化大學、國泰女籃放在人生藍圖之中。高三那年暑假菁英盃,速度快、爆發力十足的游乙文受到日本教練邀請,抱著試試看也不錯的心情,飛往陌生的國度。

游乙文說自己個性隨興,決定要去了才開始學日文,到了當地時常有聽沒懂,「就好像學了注音符號,就要上大學的感覺」。愛哭的他去的第一年簡直崩潰,「每天都在哭」,第二年開始才能用日文過上正常生活。

拓殖大學是日本大學女籃強權,瓊斯盃來台擁有高人氣的安間志織(Yasuma Shiori)就是該校畢業,不過這一切游乙文是去了才知道,「四年下來我們最好的成績是全國第二名」。拓殖大學不像別校分成A、B兩隊,因而30人爭破頭要進15人名單,球員之間競爭可想而知,加上面臨前鋒轉中鋒的撞牆期,游乙文打得煎熬。

游乙文
游乙文高中畢業前往日本,從前鋒變中鋒打得煎熬。(資料照)

轉型上場時間受限 調整心態:從不後悔去日本

175公分的游乙文在淡商是前鋒,到了日本則要在禁區討生活,由於規定限制一隊只能有2名外籍球員,且不能同時上場,游乙文要和另一名奈及利亞的高大中鋒競爭,上場時間相較高中大幅下降。環境、語言和球風等種種不適應,游乙文第一年就受傷開刀。

他透露,大三也有過一段墮落的日子,「練球很消極,總是有做到就好。」不過,最後一年游乙文改變心態,在練習時貢獻一份心力,即便沒有身高優勢也能用經驗帶領學妹,「換個角度想,沒有上場也沒有關係。」

從小很愛哭的游乙文在日本的日子淚水沒有少流,回憶過去游乙文說有一次泡泡麵時,媽媽正好打來,講完電話看到爛掉的泡麵,居然忍不住崩潰大哭,「現在想起來好好笑。」

看到同學們披上中華隊戰袍征戰世大運,自己卻在日本打不到球,游乙文心裡自然難過,「講不清楚什麼感覺,就是很難過,我真的好想打。」國一、高一都曾和媽媽哭訴要回家,但這次游乙文長大了,大一開刀媽媽說要飛去照顧,都被他婉轉拒絕,去日本是自己的選擇,「從來沒有後悔過。」

游乙文
在拓殖大學的最後一年,游乙文改變心態,場上場下都能替球隊盡一份力。(游乙文提供)

大學生活溫馨有趣 日本「拼勁」讓他難忘

大一受傷雖然球場失利,卻給了他一個機會好好學日文。隊友也十分熱心幫助游乙文融入環境,「有個學姊每天早上會教我2、3個單字,下午就考我。」住宿生活也讓他日文進步許多,隊友們雖然一人一間,但女籃隊都被安排在同層樓,「練完球大家就下山買菜,約在某一間一起煮火鍋。」章魚燒、大阪燒難不倒隊友,游乙文也做個三杯雞、蔥蛋回禮,他笑說:「高中讀餐飲科不是白念。」

除了球場上的事情,留學日本游乙文收穫良多,特別是他們的「拼勁」讓他難忘,「跑體能的時候看起來也沒有特別好,場上卻能一直衝、一直衝,意志力真的很驚人。」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不過在日本只要上了場,為了球隊贏球就是能團結起來,「紛爭當然有,但球場上不分你我,不會我跟你不合,就不傳球給你。」

游乙文
拼盡全力爭搶每一顆球,日本球員努力不懈的精神讓游乙文印象深刻。(游乙文提供)

回到熟悉的地方 選秀真的好緊張

畢業後許多人問他怎麼不留在日本,游乙文當然也曾想過留下繼續打球,不過考量他的身高在職業隊打中鋒不吃香,需要under-sized中鋒的球隊較少,加上日本的生活壓力與高消費,幾經考慮他決定參加WSBL選秀,回到熟悉的地方。

3月份游乙文接到錢薇娟教練邀約加入奧運3×3資格賽培訓,成為陣中最年輕的選手,「學姊們很照顧我,學到很多」,現階段游乙文則跟著北市大訓練。七月底即將選秀,游乙文說「真的好緊張」,雖然在日本轉型內線,但他仍有一顆前鋒魂,「就是要再複習一下。」

國小打桌球、跑田徑,國中開始籃球生涯,游乙文說自己總是被安排好,「我算是滿順遂的,什麼都沒想,順順的都被安排好了。」不過,即便是被安排好,也要有能堅持下去的毅力,才能走到這一步。接下來,游乙文即將踏上新的旅程,迎接全然不同的挑戰。

游乙文
三月回台游乙文加入奧運資格賽3x3培訓。

延伸閱讀: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 歡迎透過媒體小農給我們支持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