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輯, 運動女聲

【運動女聲】無懼才能敢夢 「阿盜」吳盈潔的籃球路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 歡迎透過媒體小農給我們支持喔!

「阿盜」吳盈潔,WSBL三屆得分后,去年加盟WCBA山東西王隊,總是笑笑的他其實也經歷許多跌宕起伏,不過他選擇以正向、樂觀的態度面對大家。「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」是他的信念,或許也是因為一路的過程而有的體悟吧。

 擋不住的天份 第一次打比賽就上報紙

來自花蓮的阿盜其實在高中之前從未接受正規訓練,小時候出了場重大車禍,壓迫神經一度可能從此長不高,好在後來並無大礙,但已讓媽媽提心吊膽不敢讓他隨便運動。有一天,阿盜媽媽在報紙上看到自己女兒參加比賽奪冠,原來吳盈潔偷偷地跑去比賽,「不小心就得了冠軍」他笑說。這位花蓮的璞玉在菁英盃被各隊教練發現,紛紛到吳盈潔家中遊說,最終阿盜選擇了滬江。

 國中畢業174公分的阿盜,到了滬江長人如林,174公分簡直不算什麼,加上從未有訓練經驗,儘管隊上只有13人,吳盈潔HBL還差點報不上名。高一賽季,傳統強權滬江止步八強門外,HBL初體驗三場作收,不甘如此的阿盜開始奮發圖強,每天找時間額外練習,高二開始便受重點培訓,加入台元大姊們的練習。

真情流露的吳盈潔好幾度講到哽咽、落淚,感染全場球迷。樂觀的他也總能馬上逗樂大家、帶動氣氛。

 「好幾次我都打電話回家哭,說不想練了,但過了十分鐘我又會和我媽說,我要繼續打球。」這份執著和不放棄,讓他入選了U19國家隊,但隨即而來的卻是傷病困擾。「到U19集訓的時候,發現椎間盤突出。」雖然是國家隊的一員,卻什麼都不能做,讓阿盜陷入沮喪,而媽媽依然保護著他,每次都從花蓮開車到台北帶他去看醫生,當天再開車回花蓮。有了媽媽無比的支持,吳盈潔說什麼也不能放棄。

學習與「它」共處 

大學讀台師大的阿盜,四年下來逐漸擺脫傷勢,「但覺得自己打得一般般,想說要不要提早轉換跑道」,不過就在有一次和佛光大學一起比賽時,碰上了生命的貴人「歐妮」李亨淑教練。「他是一個比我還相信我自己的教練」,李亨淑教練問阿盜有沒有想過到對岸打球,「我覺得你不只這樣」。當下吳盈潔只覺得「怎麼可能」,但李亨淑教練透過身教、言教,讓阿盜知道自己必須更加努力,而這些信念也在他的生命鑿下美麗的痕跡。

運動女聲分享的隔天剛好是吳盈潔媽媽的生日,阿盜趁這個機會向媽媽表達滿滿的謝意

 「他教的是一種信念,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講完,他給了我方向、目標」,自從遇到歐妮後,「前往WCBA」成了吳盈潔的目標,歐妮教他珍惜舞台、享受當下,作為一個運動員碰到困難永不放棄,更重要的是必須「無懼」。幾年前到WCBA打球確實困難,但「無懼」讓阿盜「敢夢」,更重要的是他真的下定決心追求。

 無懼追求自己的目標 深蹲三年前進對岸

前幾年臺灣還不流行請個人訓練師時,吳盈潔便開始聘請個人訓練團隊,量身打造重訓菜單,加上嚴格的飲食控制,為了增肌一天吃六餐還要量血糖確認吸收情況,「有一次我還吃到吐」。不過一切的努力,顯示了阿盜想要挑戰的決心。除了改造身體,他心想,要西進必須要有成績,於是吳盈潔默默將場均20分作為目標。「最後一場比賽,我偷偷算必須得到26分,還好後來搶到一顆籃板補進,剛好26分。」三屆得分后、中華隊球員,三年努力吳盈潔換得往對岸的機票,不過一切卻都和想像的不同。

 「第一次走進宿舍,有種家徒四壁的感覺,我心想賺錢好辛苦阿。」主客場轉換、不同球風的衝擊,更重要的是阿盜球場上位置的尷尬,夾在三號與四號之間確實讓吳盈潔挑戰更大,「我去之前就有教練跟我說,我會很辛苦。」儘管如此在WCBA吳盈潔仍見識許多專業的面向,他提及印象最深刻的是,隊上的外援WNBA球星Dewanna Bonner賽前會議時接到爸爸過世的消息,「我們都以為他晚上就會飛回美國,但他還是留下來一起比賽,而且打的不錯,我想這就是專業的運動員吧」。

又哭又笑的第六場運動女聲圓滿結束

學打球也學做人 一個更成熟的自己

 前陣子結束FIBA亞洲盃3×3的比賽,擔任教練的「錢姊」錢薇娟是阿盜口中的另一個貴人,「錢姊教我的不只球場上,還有很多做人的道理。」錢姊的賞識阿盜感激在心,錢姊也大方地讓阿盜現階段和北市大一起訓練,「錢姊說有能力就要幫助別人」。不過談起就讀北市大研究所,阿盜說「很抱歉沒有幫錢姊拿一座冠軍」。

未來的路還很難說,即將滿27歲的「阿盜」吳盈潔仍然想繼續挑戰WCBA,前陣子才幫忙內蒙古隊打比賽的他,接下來會到哪裡仍是未知數。不過可以確定的是,今年的瓊斯盃可以看到他的身影。

更多女籃消息請追蹤我們的LINE官方帳號:https://line.me/R/ti/p/%40doublepump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 歡迎透過媒體小農給我們支持喔!

Share
[fbcomments]